冉羽曦

【戰國】北溟有魚(26~30)

#廢,很廢,沒有大綱沒有草稿,隨心所欲放飛自我。

#時空設定和銀魂差不多,白話文的意思就是,我爽最重要。

#可以覺得有腐成分,也可以堅持他們就是關係不一般的好友,文章寫出來就不屬於作者,怎麼解讀你爽就好。

#但我堅持他們是關係不一般的好友,這樣比較可愛((

#因為原本是LINE的簽名檔,故一篇不會超過500字。


--------------------------------------------------以下正文


二十六

「話說切嗣挺好聽的我喜歡,切換感確實貼合鯤的特質。」漢斯說。「Chish是Chicken和Fish的合體字吧?也相當不錯呢,惠施真有你的。」

「謬讚謬讚。」惠施還是一臉燦爛。

「切嗣在F/Z裡是偏執瘋子的代表耶!!爸爸我絕不允許我家孩子變成那副德行!!!」莊周還在試圖抗爭。

「我覺得你身為一個在先秦就向沒用的樹看齊,座右銘是『好死不如賴活著。』的寓言廢宅,應該要理解志向如文化一般沒有高下。」漢斯道。

「為什麼你總是可以把偉大的文學志業說的那麼一文不值啊⋯⋯⋯⋯」省略覺得絕望。

「宅哪裡不好了?!!俗話說的好:『做普通的事只會變成普通人而已!!』」莊周覺得憤怒,並且歪樓。

「所以你就因為這種愚蠢的俗諺,打算成為一個社會問題嗎?」漢斯撇嘴。

「宅推動著世界的成長!!沒有宅就不會有宅急便這本世紀最偉大發明出現了!!」莊周的樓顯然回不去了。

「除了宅急便宅還創造了每隔兩天就一定會來一趟確認人沒死的朋友呢,可喜可賀可喜可賀。」漢斯拍著鰭,看起來非常靠腰。

「啊,切嗣變成小雞了,得趕緊撈起來。」

「乾毛巾已經準備好了,我看我放一條在這好了,省事。切嗣來。」「啾。」省略和惠施在吵鬧中建立起了切嗣的正當性。

這就是,切嗣的由來。


二十七

「嗯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莊周搖頭晃腦的做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是啊,就是這麼一回事。」漢斯道。

「你對我簡略的解釋居然沒有任何不滿嗎?」莊周意外。

「不會啊,反正想知道什麼就跟作者要一下之前內容的網址⋯⋯⋯」「哇哇哇哇哇哇哇!!!」漢斯說到一半就被省略大聲打斷。

「別突然大叫啊,切嗣剛睡著呢。」惠施用飽含警告意味的眼神看了省略一眼。

「⋯⋯⋯對不起。」省略道歉。嗯?等等為什麼變成自己的錯了。

「話說阿周,你的粉絲信跟編輯的催稿信一起來了。」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惠施從身後扯出一大捆竹簡。「這些只是催稿信,粉絲信我堆在門外。」

「⋯⋯不能,都燒了假裝沒送到嗎?」莊周原本過於高揚的情緒在看到竹簡的瞬間如落入火爐的雪花般,連聲音都沒有就消失了。「不然丟到河裡也可以,反正西遊記也這麼做了。」

「首先,你不該知道什麼是西遊記。其次,西遊記的大家還是好好的把經書帶回長安了。」省略道,還推了推並不存在的眼鏡。

「他們不是漏了一頁在石頭上嗎?」莊周說。「我的要求只到那邊,少一頁都好。」

「你是多討厭這些信啊⋯⋯」漢斯說。「編輯催稿我理解,但粉絲信也這樣是為什麼啊?」

「你去翻個兩封就懂了。」莊周還是懨懨的。


二十八

話說前回,不喜歡粉絲信的莊周,讓漢斯去翻個兩封信就能明白他心中的悲傷與痛苦,今回就來道個分明為何莊周如此討厭粉絲來信。

「呃⋯我沒有悲傷和痛苦那麼深刻的情感啦⋯」莊周看著在他們頭上突然出現的螢光綠大字道。

「大概只是像討厭花椒那種單純的挑食心情吧。」惠施不愧為惠施,一語道破莊周。

「嘛⋯總之先給我封信看看吧。」漢斯道。惠施默默的從身後又扯出一堆竹簡和幾片帛書。惠施的身後可能是異次元空間。

「我看看⋯這什麼鬼!」漢斯接過一張帛書,本想看看莊周這種人到底會有什麼樣的粉絲,沒想到第一行就受不了了。

「我也來看看⋯莊周大人肌雪顏花如潘安在世⋯我也不行了。」五秒前的省略也想了解一下莊周的粉絲組成,現在的省略在嘔吐。「不對,潘安是誰?」嘔吐不忘吐槽,不愧為以文學家為志業的省略。

「我覺得我理解為何莊周這種自戀狂會討厭粉絲來信了。」漢斯冷靜下來後說。

「你終於懂了啊漢斯!!」莊周感動。「不過自戀是多餘的。」

「嗯,因為實在太偏離現實了吧。」「就是因為他們只在乎我的臉不在乎我的寓言啊!」漢斯和莊周同時說。

「我還以為是因為稱讚的太誇張反而有點心虛呢。」省略說。

「和我一開始猜的一樣呢。」惠施對省略道。


二十九

「但我後來又想到,會因為稱讚而不好意思的阿周一定不是阿周。」惠施道。

「真的真的。」

「省略,每次你這麼熱切的附和老惠我都會懷疑你是不是我的書迷。」

「我是啊,我只是不認同生為人的你而已。」省略毫不猶豫的回答,莊周受到會心一擊倒地不起。

「我敢說能寫出這堆謬讚的人,一定不知道自己稱讚的是一個沒有朋友就活不下去的廢人。」漢斯說。

「啾。」小雞切嗣附和。

「而且也一定不知道朋友為了照顧他,把他沒點到的技能全部點了兩倍。」省略說。「如果知道的話這堆謬讚就會變成對惠施的讚揚了吧。」

「啾。」小雞切嗣附和。

「現在有股養了白眼鯤的悲痛在我心中繚繞。」莊周對歡樂附和的切嗣感到複雜。

「那一定是錯覺,因為都是我在餵飼料的。」惠施淡淡的笑著。

「啾。」小雞切嗣附和。

「不過不管再怎麼討厭,你還是得處理這些東西吧?」省略瞟了眼門外堆積如山的書信。「裡面還有帛書呢,你哪個粉絲這麼有錢?」

「喔⋯⋯好像是有幾個什麼王很喜歡我的寓言⋯⋯聽惠施說帛書擦書架挺好用的,剩下的竹簡就煮飯或冬天當柴燒剛剛好能過一冬不用上山砍柴,連守歲的爆竹都省了。」莊周很滿意自己的精打細算,雖然這都是惠施的規劃。


三十

「⋯寄帛書的人不會怎樣嗎?」「他怎麼活到現在的?」有鑒於帛書基本上是祭祀用,翻譯過來就是貴的要死,一份可以讓一戶平民過一輩子,兩隻鱖魚同時發問。

「嘛⋯⋯把他包裝的高山白雪,不食人間煙火,不在意功名利祿就什麼問題都沒了。剩下的問題,粉絲會自行解釋並接受那些解釋。」惠施微笑的看著因為想吃零嘴,而滿屋子找水果乾的高山白雪預言家道。「還有,阿周別找了,我藏的東西你一輩子也找不到的。」

「群眾是盲目的,公關是強大的。」省略喃喃自語。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漢斯擺出孔丘的經典造型,但限於鰭的長度,看起來非常可笑。

惠施將一切當作讚揚愉快的笑納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