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羽曦

[社亂]願汝此心似冬日長青

#接續"願吾此心如夏日煙花"

#文野社亂

#還是極致短小

#真的極致短小


社長,愛上我了。

 

當這個念頭閃過亂步腦海時,他幾乎要以為他的腦袋因為昨天去游泳時進了不少水而當機了。是說,那些灌入耳中的水還是社長小心翼翼用棉簽吸出來的。社長對這種事一向仔細的一絲不苟,吸完後自己搖晃腦袋時確實也沒有可怕的咕嘟嘟水聲了。那,為什麼腦子還是怪怪的呢?

 

看著福澤諭吉,亂步想了大半晌,還是想不出自家腦袋罷工的原因,不過若是罷工了,自己也不可能僅靠思考就想出個所以然來就是了。突破了這個盲點一切就輕鬆多了,亂步毫不猶疑地自懷中摸出眼鏡架上鼻樑,接著就只是抱著三色貓面色凝重地瞪著自家社長。

 

福澤諭吉處理公事處理到一半,就覺身邊有股極其不掩飾的視線。即使不抬眼他也能知道是誰,而經驗法則告訴他,若是忽視這小傢伙他整下午就不用做其他事了,所以他只是在心底嘆了口長氣,抬頭望向名偵探的方向,只見一雙如長春藤的眼睜到一個極致,炯炯有神的看向自己卻一個字也沒蹦出來,只是看著。

 

福澤被看得有點發毛,又撐了會發現對方還是沒有開口的意思,只好先行出聲:「亂步,怎麼了?」

 

亂步沉默。

 

福澤不死心的又問了一遍:「亂步,到底怎麼了?」

 

亂步依然像棵植物似的動也不動,也不說話,只是直瞅著福澤。

 

看亂步這副模樣,福澤倒是真有些擔心了,起身離開跪了一上午的那塊塌塌米,走到亂步身邊探他額頭又摸了下他兩耳後三毫米處,體溫正常,不是發燒。名偵探的思路非區區一介武士想要就能跟上的,這件事他從初遇就深刻了解,但每當類似這樣的時候他都還是會感到無力。

 

有些事是習慣不了的,尤其是當你不知道接下來的發展是名偵探發現明天最好的安排是咖啡廳的草莓蛋糕而非和果子店的草莓大福,抑或名偵探發現二十米開外的洋房正進行著入室搶劫而且屋裡只有女主人和他的孩子。

福澤都遭遇過,所以福澤對現在的情形更無力。

 

無力歸無力,該做的努力還是要做,該盡的道義還是要盡。為了可能正在尖叫的洋房女主人,福澤諭吉決定再問最後一次。「亂步,你發現了什麼?」

 

「我想..................社長喜歡我......?」千年難得一遇,名偵探對自己的異能抱持著懷疑,這是他人生中最深刻的一次,對於「覺得自己可能有個假異能」這件事。

正當他要開始考慮之前推敲出的有趣情報「異能的奇點」時,他發現福澤收回的身軀僵硬了零點一秒。

 

他還發現,坐回小几前的福澤應該非常穩定的手,在提起筆時有些搖晃。最重要的是,福澤沒有給他回答。

 

「啊啊,社長真的喜歡我。」亂步笑得像隻會伸手向信徒要油豆腐的狐狸,身後其實不存在的毛澎澎的尾巴甩了兩下。福澤諭吉依然保持著沉默。

 

亂步站起身,輕輕放下了手上的三色貓,走到他的福澤先生身邊,跪坐下。

 

亂步給了福澤一個吻。

 

一個輕如行草劃過紙面的力度的,在唇上的吻。

一個在福澤心中如泰山崩落,如崑崙沉陷的吻。

 

比起吻更令福澤動搖的是,他無法推開少年單薄的身,無法用像自己千千萬萬次對自己說「不對。」的語氣對他說出相同的話,甚至無法逃離。

他只能在少年略略收身,饜足的舌掃過上唇,眉眼微歛地表示心中愉悅時,乾巴巴的擠出一句「什麼時候?」

 

「哦.......我吃完紅豆大福裡的紅豆後。」大概。少年脖頸微傾,上挑的眼中綠光如流螢閃爍。


[社亂]二十字微小說

#二十字微小說

#為了不讓自己開萬字長篇的產物

#是繁體喔,你看繁這個字長的多煩

#OOC屬於我,他們屬於偵探社

#崩了我也只能頂鍋蓋逃跑了(非常不負責任

#帶著隱眼沒辦法保證原先就十分悽慘的校對質量,請大家不要大意地抓蟲(X

#求評論,求評論,求評論!!!!!


  1. Adventure(冒險)
    福澤曾以為半夜潛入高官宅邸執行暗殺已是他一生中最驚險的時刻。這個想法只持續到他的三十二歲。

  2. Angst(焦慮)
    吃不到今天第二十五個草莓大福的名偵探離家出走了。
  3. Crackfic(片段)
    福澤道:「您喜歡幼女的癖好還是一如當年嗎?」森醫生·愛幼女萬年·鷗外,思考了一下自己的異能,面不改色堂堂正正地反問:「您現在還時不時地找貓聊天嗎?」福澤諭吉想起家裡那驕傲如天照大神的少年,沉默。
  4. Crime(背德)
    年歲差了十八年,成為戀人前關係接近父子,現在是上司跟下屬。福澤想,他應該慶幸亂步以生物學而言依然是智人,不是惡魔或天使。
  5. Crossover(混合同人)(飛天小女警)
    江戶川亂步在福澤諭吉心中,意味著糖、香料和一切美好事物。
  6. Connivance(默許 / 縱容)
    有些時候,亂步可以多吃一包粗點心,福澤不會承認「有些時候」的頻率是「每天」。
  7. Death(死亡)
    江戶川亂步十四歲那年,織田作還沒對咖哩產生執念。
  8. EpisodeRelated(劇情透露)
    年近不惑的偵探社社長和正值適婚年齡的社員,都沒有結婚卻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9. Fantasy(幻想)
    亂步長出了貓耳和貓尾巴......想想而已。
  10. Fetish(戀物癖)
    福澤看著一直安穩待在亂步懷裡的黑框眼鏡,努力不讓名為嫉妒的醜惡情緒出現在自己臉上,卻忽略了亂步瞟向他邀間長刀的眼神。
  11. FirstTime(第一次)
    亂步的十八歲生日。終於,成年了。
  12. Fluff(輕松)
    圍棋、貓兒、金箔糖。
  13. FutureFic(未來)
    後來,亂步學會了怎麼搭電車和獨自入眠。
  14. Faith(信任)
    「因為亂步/社長是不會錯的。」
  15. Horror(驚栗)
    中島敦在清理社長辦公室時,找到了用過的保險套,不只一個。
  16. Humor(幽默)
    一套江戶川亂步只要一張福澤諭吉。
  17.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巴掌和怒吼和在那之後的月光下的擁抱。
  18. Kinky(變態/怪癖)
    「到底為什麼只吃紅豆不吃麻糬!!!!」這是福澤深埋心中的怒吼。
  19. Konwing(會意)
    「亂步。」「交給我吧。」「這個。」「喔我知道啦社長不用多說。」中島敦: 「社長說了什麼??!!」
  20. Pride(驕傲)
    「你做得很好,亂步。」
  21. Parody(仿效)
    比起披風,亂步更願意披著羽織在家裡逗貓兒。
  22. Poetry(詩歌/韻文)
    福澤想寫首和歌,卻發現自己腦中只有「天不造人上人,亦不造人下人。」這樣,擺在亂步身旁一點說服力都沒有的話語。
  23. Unanticipated(意料之外)
    「啊,是啊,那時真是嚇了一跳啊,社長揍我的時候,和他向我告白的時候。」
  24. Unusual(非平常)
    福澤想再次強調,亂步只是「偶爾」可以多吃一包粗點心的。
  25. Romance(浪漫)
    作為最後底牌的誠實被毫不猶豫地掀開。「亂步,我愛你。」
  26. Sci-Fi(科幻)
    福澤離去的第一千零一天,亂步加快了敲打螢幕的手,依憑著文字,程式構築成了人格。
  27. Smut(情色)
    襯衫的釦子被挑開時,亂步覺得從一向正派硬氣的福澤先生身上,有什麼未曾見過的事物滿溢出來,蔓延支配六疊房間的每一寸。
  28. Spiritual(心靈)
    超推理能看清一切,一切自然包括包裹在謊言中的美麗真誠。
  29. Suspense(懸念)
    「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有案子亂步是解不開的啊......」
  30. Situation(處境)
    國木田看著自己令人尊敬的師傅俐落地收拾屋子並開始洗同居年輕男子的內褲,心中一片平靜甚至有點想出去跑個一萬圈操場。
  31. TimeTravel(時空旅行)
    十八歲的福澤諭吉在道場門口撿到了一隻自稱二十六歲但不管怎麼看都只有十六歲的少年。
  32. Tragedy(悲劇)
    是,他們一直都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上司與下屬」。
  33. ThinkTwist(三思)
    「亂步你再思考一下你需要多少點心。我不接受一百以下的數字。」
  34. Tender(溫柔)
    被拽好的被角,被扯平的襯衫,被吃完的年糕。
  35. Western(西部風格)
    帶著寬簷帽的少年,指著惡黨大喊「福澤先生!!」的同時,兩隻吹箭將惡黨釘在地上。
  36. GaryStu(大眾情人(男性)
    如果臉溫和一點,福澤先生一定會是女人緣很強的那種人吧。思及此,亂步的表情險惡了幾分。
  37. MarySue(大眾情人(女性)
    白皙光滑的肌膚、如鴉般漆黑的髮絲、微微上挑的眼角。單看外表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啊。真不愧是我重要的女兒呢。點著頭思考的福澤今天也沒發現自己思考中本質上的嚴重歪斜,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38. Mad(惱火)
    「用安全的方式破案!!你還只是小孩子!!」
  39. AU(Alternate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Game is on!! 福澤先生!!」「等等,戴上帽子。」
  40. OOC(Out ofCharacter,角色個性偏差)
    「福澤先生不可能把我綁起來啦...... 」盯著與謝野桌上毫不掩飾的文案,亂步有些困擾的嘟嚷著。
  41. OFC(OriginalFemale Character,原創女性角色)
    名為村山隆子的女性出現在偵探社時,福澤直覺地感受到危險。
  42. OMC(OriginalMale Character,原創男性角色)
    「哈哈哈哈!!!你居然喜歡坡那看第一頁,不,看封面就知道接下來四百頁在做什麼的小說?!!!你真是個有趣的傢伙啊平井!!」
  43. UST(Unresolved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欲)
    「因為社長出差沒有帶土產回來,所以我決定討厭他一個小時。」
  44. PWP(Plot,What Plot?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福澤先生,今天晚點睡吧。」「好。」
  45. RPS(RealPerson Slash,真人同人)
    江戶川亂步五歲時,日本一位舉足輕重的思想家因腦溢血復發,享年六十六歲。那時的江戶川亂步還只是平井太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