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羽曦

白鵺jonquil:

一个迷妹儿的很长的碎碎念。
八月份到了,对于冰迷们来说,已经是期待好久的事情了吧,有个人回来拯救药丸的你圈了,这个男女老少都有的圈饥渴得快不行了。
想写写这个人。
我真的很喜欢这张图。他的中学时代,经历了家乡遇灾,自宅震毁,挨过饿、流离失所,失去训练场,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心里暗暗地想是不是该放弃梦想啊。然而却清楚地记得,地震那天的星空很美啊。后来,背负着复兴家乡的觉悟,又觉得自己是在逃避与大家一起遭遇的灾难很自责,他开始独自离家四处商演,把演出场当做自己的训练场来用。然而在奔波途中,也绝不放下学习,毕竟成绩全a,哪怕不擅长英语,理科十分出色。
这张图片,就是在候机室里旁若无人地学习的时候。我喜欢这种和赛场上的凌冽、生活中的孩子气不同的亲近的感觉,就像自己身边某一个同学一样。想到他还是那个喜欢维尼熊,打游戏,研究电器,烧耳机的有点迷信还怕鬼,连手机都没有的小孩。
而那些旅途的目的地,是连自己名字都会被写错的异国他乡,十几岁的小孩面对的,是陌生的喝倒彩、嘘声,或者欢呼口哨,什么都有。
后来,去了加拿大训练,与教练语言障碍让他只能一个劲儿地去做。每天两小时高强度练习,跳跃平均一分钟一次,摔得遍体鳞伤七荤八素。所有练习过程录像,回家之后全部做笔记分析出来,原因是什么,还差什么。看纪录片,他对自己真的狠心极了,那种不甘心和恼怒,让他一次又一次爬起来,一次又一次重复,本人倒是笑眯眯地说啊好难受再练一会我搞不好就要吐了。他固然是天才,无论柔韧性还是跳跃还是表演力,但他的努力也绝对不是正常人范围。有谁谁会在小学就为自己定好世界性的目标,并且顺利完成呢。
高考,顺利考上了早稻田大学,那之后除了网课,每周交一篇论文也不含糊——在作为年轻的未成年的奥运冠军的同时。
天生的哮喘,或者各种伤病,都无法阻止他,他那满满的冲劲儿。
真正圈我的果然还是上海那场血色魅影吧。
当时看到现场发生了相撞事故,选手血洒赛场,仰躺在冰面上的这个喘不了气的小孩把我吓了一跳。后来才知道,他当时看着天花板,想到的是从此以后滑冰生涯的终结。轻轻躲开医护人员的手,他挣扎着爬起来的那个眼神很像野狼。他甚至无法正常行走,满脸都是血。带下去简单包扎了一下,所有人都说身体第一啊不行就算了,教练也说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跳不了就算了,医护人员甚至提出脑震荡风险。
那个有这狼一样的眼神的少年,只恶狠狠地说了一句话:
“跳!”
一场多么的糟糕的歌剧魅影,受了伤的腿无法承重,摔了又摔,包扎得狼狈的头,衣服上斑驳的血迹,无比苍白的脸色,乌了的嘴唇,连指缝里都是血啊。连最出名的3axel都重重地摔了,后来更是把脚也扭了。临时自己改掉了节目的构成,最大限度去迎合现在的身体来刷分。
他有一次挣扎着爬起来,这次好像真的快爬不起来了,但还是迅速地合着音乐继续了。
他完成了这个节目,甚至连鞠躬都弯不下腰地完成了这个节目。他故作轻松地耍帅抛了手套,撕了下巴上的浸湿的创可贴,血和汗顺着脖子留下来,是啊,那是要缝上七针的大口子,一个创可贴怎么可能有用。他腼腆地笑了笑,朝四周艰难地鞠躬道谢。场内响彻了欢呼和掌声,他最喜欢的Pooh玩偶和鲜花被观众们陆陆续续扔到冰面上来。他一瘸一拐地滑下场,喘着粗气靠在教练身上,站都站不稳了,有点不好意思地扶着栏杆,教练帮他套上刀套。
然后他不忘自己从四岁滑冰开始做的,对着冰面鞠了一躬。
等分的时候,擦了擦脸上的血,怕教练担心,立刻把纸收在一边,咧嘴笑了笑,而血依然往下淌着。太阳穴的伤口被牵动了,他皱眉,自嘲地歪了歪头,嘶地倒吸气。观众不知道谁吼了句“yuzu好帅气!yuzu好可爱!”又眯着眼睛害羞地笑了。
成绩终于出来了。
第二名!在这种状况下现场改变构成的节目,在合理安排下得到了第二名?
男解说在比赛时就流泪了,而我楞在电视机前。我当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这么拼,下次比赛再努力呗?当时我不知道,他以为自己再也不能比赛了。
场内爆发了惊人的欢呼声,他不敢相信地看着教练,教练回以一个肯定的眼神。在欢呼声中,他终于流下了眼泪,我这才想起这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他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是坚强乐观的努力型天才,从未这样泣不成声过。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在支持自己,感动不已。
而身体的伤痛,让他甚至无法从沙发上站起来。艰难地抽泣着对来搀扶的工作人员说了谢谢,他转过身拼命弯下腰来。
他想捡走刚刚座位上的垃圾。
那天,他的头,医用订书机没打麻药直接订了三针,下巴缝了七针,腿脚胸腹全部受伤。
这真的是个值得喜欢的人啊,我当时看到这里,不由感叹到。
哪怕是后来有小人故意利用他这次事故的心理阴影来干扰他,试图让他再次发挥失常,还满嘴胡言乱语污蔑,甚至上升到说他种族歧视,他也能在最后在完全在理的情况下主动去握手言和。
想起他少年组的流浪者之歌,最后没撑住帅气pose,蹲在地上累成狗傻笑,把解说都逗笑了说好可爱的小男生啊的样子。想起他在从小就去的训练场被小女孩们围住要签名,学小孩子说话,问今天几号来着,被质问为啥明明是大人却忘了呢,回答说我才不是大人哟,然后对大家说自己在小朋友这里很吃香的样子。想起他17岁第一次成人组季军又是欢呼又是傻笑,蹦蹦跳跳像村口傻小子一样,被冠亚军无奈地嘲笑了的样子。又想起他凌晨在冰场嘴里念叨着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然后爬起来的重来样子。在颁奖前,用美食节目一样的浮夸表情,毫不掩饰真诚地称赞中国小将天天同学,说啊天天你的跳跃太溜了我太喜欢了我简直爱死这个跳跃了,然后上台子前拿出作为哥哥的风范,突然扭头用标准中文说加油的样子。在放着动次打次的音乐的训练场,能够内心合乐合上自己的节目分秒不差,在热身时带着耳机热场rock曲的样子。被学校同学说很认真很有趣,还在学校走廊表演过三周跳,每天上学都比大家去的早,学习,翻着英语课本说完蛋简直看不懂真的不咋喜欢英语啊,喜欢摸冰面说拜托你啦,不会喝酒,向姐姐撒娇,去哪一个国家就学那个国家的你好和谢谢,把节目的每一秒甚至呼吸都精确计算以求完美,自己的书赚的钱全部捐掉,这样那样各种样子。
不服输的样子。
渐渐的,他走进了从小的偶像的眼里,成为了他的朋友,他的偶像,他的冠军,也得到了全世界的肯定。
他是跳跃的天才,同时他拥有普通男单没有的柔韧性。他为亚洲带来了第一块男单金牌。他刷新无数次世界纪录,是关于男单所有记录的保持者。
而他,还是那么年轻啊。
还是个在双人表演的时候连女生的腰都不敢搂、连手机都没有,穿衣服土气的小孩。
大小赛事,被各国解说花样夸了个遍,说他简直超神,异次元,外星人,人类极限,简直是怒草记录的聚聚,各国选手也不乏迷弟迷妹儿,被他激起斗志的也是一大堆。他国小公主拿着他的照片在学校里对着一大堆贵族小姑娘发愁道,啊我怎么才能去认识他呢,国民美少女偶像的小号也是普通痴汉一样地刷他。
但是这个小孩有个坏毛病,说谎,人称仙台小骗子。
他偷偷隐瞒自己的脚伤,练习啊比赛啊,忍着参加。说什么把鞋带系紧点,脚没知觉就不疼了吧,这样的鬼话,然后脚肿的鞋都放不进去了,只好吃止痛药,打止痛针,偷偷摸摸。碰上脐尿管残留症,传说中疼的要死的病,小腹肿起乒乓球大小,肚脐都没了,流血流脓,为了比赛,这都能忍了。后来好不容易做了手术,一直在背后插管子导脓啊。没休养几天又爬起来,说自己肌肉要退化了不行。居然嫌愈合太慢自己用剪刀把可吸收的缝合线剪了,然后果不其然纯属胡来,后果是怕浸透衣服被大家发现,自己又把伤口缠了几层。
这样的身体,这样的状态,他好像真的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了。在大家怀疑他心理素质不好所以不能夺冠的时候,他还是选择忍着,并告诉媒体:夺冠的自家师兄是带伤上阵的,很不容易的。而他自己的事只字不提。
有说过,觉得都是上天给自己的试炼。
之前的有期节目拖到最近才发,因为小骗子拜托大家不要把自己的问题说出去。被看出来之后,他有点不好意思,啊,果然现在走路蛮明显了呀,是呢,能做的跳跃不多了,有点没办法……好像越来越疼了……即使这样,还是取得了相当可怕的成绩,上个赛季简直了。
“和他生在同一个时代的选手,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的对手只有他自己。”
再后来,实在是什么跳都不行了,小骗子圆不了谎了,检查之后,是普通选手会考虑退役的伤,膝盖和韧带都不行了,他肯定不会退役的,所以选择休养。
在这段黑洞一样的其实很短暂的休养的时间里,饭圈思念成疾。
他有消息了吗?这孩子啥社交账号都没有,只好从别的选手那里转告。要好的前辈转达了“我可没有在病着呀!”这样孩子气的话语。“要是我奥运赛季再有什么伤病,你们就冲我生气冲我发火吧!”他的目标是平昌冬奥会,剑指桂冠,说不定之后就退役当讲师了。之前还说过自己说不定25.6就结婚呢,看这样子,恐怕连女孩子都没空认识几个。
我每天每天都在看他的消息。怎么样了,好了吗?上冰了,慢慢走了,试着跳了。
8月,就要离开加拿大回国了。
那样精彩的人生,会有怎么样的发展呢?
相当期待后续发展啊,羽生结弦。
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众神啊,如果说这一切的苦难都是为了试验这孩子的初心,难道还不够吗?在这之上,请给他他应得的荣光吧。
在我自己身上,也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好在我对于物质啊情感啊什么的一直没什么需求。但是,本以为这是已经麻木的心,却仍然会一再被勇气和执着的赤子般的温柔灵魂所打动。
我觉得我正在唤起自己的占有欲啊,因为目前来说失去了很多的东西,所以对于自己有的和想要的东西,一定要紧紧握在手里才行。
有什么做不到?有什么做不到?
那样多忍饥挨饿的人,那样多在灾难中离开人世的人,而我,轻轻松松就可以拥有这么广阔的世界——怎么可能连去努力这一点都做不到呢。
所以我没有负能量,一点也没有,我没有哀伤的理由,我已经足够幸运了,生而为我,生在这个时代。
看着这个优秀的,年轻的世界冠军,总是能够得到很多很多力量。
这个人啊,真的好像从文艺作品里走出来的一样。
虽然,我觉得我也像,所以在出了事之后忍不住笑了,什么呀,生活果然超有趣的!舒适而无聊的日子真是无味啊。
我永远无法像他那样优秀,毋庸置疑,但是我也不想成为一无是处的废物,我不想浪费我的人生。有的人,仅仅活着就花去了一切,而我明明还有余力去追逐梦想啊。
所以我凭什么,不去追逐?
他说,去做某件事会痛苦那就是痛苦,没有什么办法不痛苦,如果真的那么讨厌痛苦的话,不去做不就好了?
我想,他的成功几何,他的痛苦就是只多不少吧。我想,我意外的并不讨厌困难。这也是一种征服的快感吧。
我不会心甘情愿地低头。
所以,来吧!

评论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