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羽曦

【戰國】北溟有魚(21~25)

#廢,很廢,沒有大綱沒有草稿,隨心所欲放飛自我。

#時空設定和銀魂差不多,白話文的意思就是,我爽最重要。

#可以覺得有腐成分,也可以堅持他們就是關係不一般的好友,文章寫出來就不屬於作者,怎麼解讀你爽就好。

#但我堅持他們是關係不一般的好友,這樣比較可愛((

#因為原本是LINE的簽名檔,故一篇不會超過500字。


--------------------------------------------------以下正文


二十一

「我覺得他就算跳起來說『要不要來一首安可曲?☆*:.。. o(≧▽≦)o .。.:*☆』我都不會驚訝了。」莊周說。

「我覺得就算他變成有魚尾巴的美少女我都能處變不驚了。」惠施說。

「欸?!居然要變成那種明明是魚卻硬戴上兩片貝殼的詭異生物嗎?!爸爸我是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的!」莊周假哭。

「哪裡來的家族設定啊?還有我覺得你們的吐槽重複面積太大了。這不好,代表其中一個人江郎才盡了。」或作者江郎才盡了。話只敢說半句的省略說。

「我覺得你們再把他捧手上他就要死了,所以你們是在等魚湯吃嗎愚蠢的人類!!!」暴怒的漢斯跳起來大吼。

莊周挫了一大跳,手一抖,快窒息的魚子就滑入水中,如普通的魚子一般順暢的擺擺尾巴,完全看不出會發出七彩光芒的任何跡象。

「我們家孩子也變成一條優秀的鯤了呢,媽媽。」莊周看著在竹簍中優游自在的魚子,一臉幸福地對惠施說。

「還在繼續啊⋯⋯這個家族設定。」省略說。

「為什麼我是媽媽?」惠施說。

「不,重點大概不是那個。」漢斯喃喃自語。」

「不過他的確成為一條優秀的鯤了呢,爸爸。」惠施看著魚子,心情有點複雜的說。

「結果還是接受了嗎⋯⋯」兩條魚默默沈入水中,思考人類底線的捉摸不清。


二十二(寫在我生日當天)

「春分日快樂!!」莊周一早就興致高昂的到處大叫。

「他終於因為無法接受自己在創作上的無能而瘋掉了啊。」漢斯冷靜的分析狀況。

「不是吧,雖然常拖稿,也常因靈感枯竭而要死不活,阿周的創作才能還是有目共睹的。」漢斯反駁。「不如說創作才能已經是阿周唯一的優點了,所以他要瘋也是為無法忍受自己身為人的不及格而瘋吧。」

「原來如此,真不愧是跟那個傢伙相知甚深的你。」漢斯略感佩服,果然分析的基礎是了解。

「你們在說的話對當事人很失禮啊。」惠施微笑著說。「最失禮的就是都是事實呢。」

「嗚啊,毫不猶豫的說出最失禮的話了。」漢斯佩服。

「不愧是老惠呢。」省略佩服。

「你們三個都失禮到家了⋯春分日快樂!!」莊周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一人二魚旁大吼。一人二魚冷漠的看著他。

「是我的錯覺還是你們真的越來越不友善了?爸爸我可不記得有養出這樣的孩子啊嗚嗚。」莊周假哭。

「我若有這種父親早就上社會版了。」漢斯說。

「因為弒父嗎?」惠施笑。

「總覺得老惠在紓壓⋯」省略喃喃。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惠施答。

「扁舟是我嗎?!」莊周說。

「是啊,不過玩你的是作者。作為生日禮物。」惠施說。

「生日快樂,春分快樂。」


二十三

「為什麼這傢伙有辦法這麼理直氣壯的,在沒有存稿的情況下推出有時效性的文章啊?」莊周看著從開學到現在,就沒一天睡超過六小時的作者說。

「大概是因為那個白癡不知道生日只有一天,腦子一熱就寫了,寫了就發了吧。」漢斯看著窮索枯腸只找到大腸桿菌的作者說。

「嘛,畢竟是個忘記周圍所有人類生日的混蛋嘛。」省略看著自己的魚鰭說。自栩文學家的他,完全無法接受一個人這麼不在意人與人之間的聯繫。

「大家別這麼尖銳啊,對於作者而言,生日只是有理由買比平時更貴的甜點的時候啊,所以愚蠢的忘記生日只有一天是在所難免的啊。」惠施微笑著捧著變成小雞的切嗣說。

「啾。」切嗣說。

「嗯?你問切嗣是什麼?不會這麼健忘吧?」莊周說。

「切嗣戲份蠻多的耶......」省略有點驚訝。

「人類的腦容量真的沒有鱖魚大吧。雖然我一直在懷疑這件事,但剛剛這個世界證實了我的猜測。」漢斯看著人類,突然覺得莊周的預言一職是那個調調不是沒有道理。

「大家,作者還沒解釋過這件事啊,原本要解釋這件事的篇幅被突如其來的生日篇占走了。」惠施說,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作者。

「對耶,那,誰要解釋?」莊周問。莊周環視眾人,所有人都毫不猶豫地避開視線。

莊周正想說點什麼,就被LINE的字數之神強制禁聲了。


二十四

「呼啊,終於可以說話了。」莊周大喊。被禁言一個月真是件痛苦的事。

「從這個故事的時間軸來看,你只被禁言了五秒。」惠施提醒。

「反正齊彭殤,五秒和三十天也是一樣的吧。」漢斯補刀。

「呃。」被自己的理論冷不防戳一刀的莊周發出肚子被毆揍的聲音。「不⋯⋯不行,不能就這樣死掉⋯⋯⋯我要回老家跟她結婚⋯⋯」莊周不動了。

「嗚喔,是死了嗎?」漢斯發出敷衍的關切聲。

「漢斯你這樣不行啊,敷衍的關切比毫不關心更糟糕啊!要像我,不在乎就完全不理了。」省略認真的說。

「你們差不多吧。」惠施一邊跨過裝死的莊周向一團混亂的書堆走去,一邊微笑道。「是說再不解釋切嗣的事情,字數又要沒了喔。」

事情是這樣的。

「是說媽媽,我們不能再繼續叫鯤作鯤了吧。」有一天莊周盯著在竹簍裡練習擺尾的鯤,突然說。

「是呢,該取個名字了。」惠施微微偏頭思索。

「叫「莊惠」怎麼樣?」莊周不懷好意地說。

「『裝會』。我們兩個的姓湊在一起沒個好聽的,從他的特色想起吧。」惠施陷入沉思。

「其實『莊惠』也沒什麼不好的吧,同時體現了父母的氏和風格。」省略說,雖然諧音很蠢。

「人類的第一個孩子照書養,第二個就照鱖魚養了。」漢斯擺擺尾鰭,到鯤的身邊教他怎麼游的順暢點。


二十五

「人類才不會把第二個孩子直接放養呢!」莊周反駁。

「喔,那你說說那些生兒不養的垃圾哪來的?」漢斯瞳孔都不抬一下。

「應該說,人類會負責的就是會負責,會跟鱖魚一樣拚生育率而非存活率的就是如此,人各有志其命在天。」惠施說。「另,我想好名字了。」

「真可靠啊,跟那個莊什麼周的一點都不一樣。」漢斯說。

「⋯⋯叫什麼?」不知為何莊周感到不妙,上次他感到不妙,是他去梁國找當上國相的惠施時。

那時莊周一進城就聽說惠施搜他搜了三天三夜,他以為惠施受人挑撥誤會他欲搶國相之位,用華麗的諷刺戳了惠施一遍後,才知惠施以為自己走迷了道,才搜人的,那時惠施已是第三天沒闔眼。

現在背後的涼意,和當時發覺自己的小人之心時如出一徹,差別只在這次的來源是惠施。

「叫Chish,中文叫切嗣。」惠施一臉燦爛的笑瞇了眼,顯然對自己的取名品味十分滿意。

「彼娘之作者不抄名字會死嗎??」莊周爆氣了。

「阿周,不可以爆粗口,小孩學了怎麼辦?」惠施皺眉。

「重點不是突然出現的英文嗎?」省略說。「不過先秦時Fate/Zero還沒開播所以還好吧。」

「不要說出那個名詞!會被封殺的!」莊周尖叫。

「不會啦,要殺也是銀魂先被幹掉。」漢斯科科。


-TBC-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