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羽曦

【戰國】北溟有魚(16~20)

#廢,很廢,沒有大綱沒有草稿,隨心所欲放飛自我。

#時空設定和銀魂差不多,白話文的意思就是,我爽最重要。

#可以覺得有腐成分,也可以堅持他們就是關係不一般的好友,文章寫出來就不屬於作者,怎麼解讀你爽就好。

#但我堅持他們是關係不一般的好友,這樣比較可愛((

#因為原本是LINE的簽名檔,故一篇不會超過500字。


--------------------------------------------------以下正文


十六

「這魚子能孵出魚苗吧。」莊周夾著一個充滿魚卵的壽司對著光思考著。

「你不是壽司你怎麼知道?」惠施禮儀周正的吃著生魚片,和旁邊幾乎是躺著吃的莊周形成強烈對比。

「為什麼是疑問句啊?壽司才是最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吧?」莊周懶洋洋的嗆回去。

「這種事情辯論沒有意義吧?直接孵孵看不就知道了。」漢斯認真的品味著鮪魚中肚的美味,被問吃魚的心情如何他只說了「不是鱖魚就沒關係。」就繼續狂吃。

「是說,那個真的是明太子嗎?總覺得在哪看過啊。」省略也在努力的吃著。完全看不出一開始以為桌上擺著的是淡水魚的尷尬。

會不會孵出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省略原本是想提出這份焦慮的,但漢斯夾起了最後一口鮪魚,他只能把話吞下肚飛身去搶魚吃。

「總之孵孵看吧,不管出現什麼大概都是三星禮裝。」這是被作者在耳邊哀嚎墜機的惠施的意見。

「喂,時間線。」漢斯不是很在意的提醒了一下。

「反正孵孵看嘛,不管怎樣應該會出現一隻聖誕帽皮卡丘。」這是被作者媽媽抓不到限定版的怨念攻擊的莊周。

「時間線!!」省略有點緊張。

「反正一切都是吃完之後的事了⋯⋯說到吃完,我要吃掉最後一口河豚了喔。」這是陰險的漢斯。

「喂!」

「等!」

「別!」 


十七

「總之這樣就可以了吧。」惠施掏出手巾擦了擦額汗。他花了一個上午在魚缸裡搭出一個小而堅固的石穴,剛好可以放進一個壽司的魚子。

「喔喔,老惠你到底還剩什麼不會的啊?!你有夢到自己變成魚在產卵過嗎?!」這是顯然覺得全世界都會在夢中成為某種動物的莊周。

「沒有,但我有手和腦子。」惠施看了一眼整個上午都在打混摸魚的友人,淡淡的攻擊。

「我也有啊!」「要是可以孵出三星禮裝以外的東西就好了。」惠施忽略莊周的澄清自顧自說著。

「正如彭殤無差,五星和一星也是一樣的啦。你以為90顆聖金石很多了,只是你沒看到120萬的友情點,你以為120萬的友情點很多了,那是因為你沒有數過升技能要用的QP有幾個零。所以一切都是一樣的。」莊周洋洋灑灑地說完,得瑟的看著眼前的人,卻只見惠施一撩袍裾開始煮水,待得捧起一碗水,才慢悠悠的說:「作者說:『去死吧你友情點抽的到大公,那個大公一定有一張阿爾托利亞顏。』」

「⋯⋯」老是喜歡冷門角的女人真是難以理解。莊周心想,莊周不敢說出來。

「嘛,這理論跟白馬非馬真是完美的背道而馳呢。有時不禁會思考我們為何到了此時還會交談,但事實就是如此呢。」惠施喝了口水淡淡的說著。


十八

「當你和你的朋友四個人去做霍格華茲學院分類,而且一人一個學院,恭喜,你們的友誼將能長久。」莊周說。「如此美麗而古老的格言啊。」

「這格言裡包含太多詭異要素了,雖然我可以理解其「異質帶來穩定」的寓意。」惠施說著,順手拿起旁邊被隨意壘起的書整理起來。

「我們的友情就是建立在我丟你收的互利共生上呢。異質帶來穩定真是太棒了。」莊周以歡呼的語調說著。

「⋯⋯那是寄生吧。」「不,那是寄生。」這是兩條魚的異口同聲。他們本來盯著那些原先在壽司上的魚子,但聽到這樣的對話實在無法保持沈默。

「正如齊彭殤,丟跟收在宇宙的宏觀之下⋯⋯」

「也是一樣的嗎?你不會要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吧?」

「連時間都能抹平的理論,區區行為算什麼?!」

「我的麵神啊!快把這厚顏無恥傢伙打入地獄讓他只能喝酸掉的啤酒度日吧。」

「喀趴。」

就在莊周和漢斯的嘴砲戰爭一觸即發的此時,魚缸裡傳出了雞蛋破掉的聲音。

「⋯⋯老惠,我們放進去的是魚子吧⋯⋯?」莊周詢問的同時用力拍著惠施的肩膀,想確定這是不是夢。

「我放進去的是魚子啊⋯⋯還有這不是夢別再拍了挺疼的。」惠施也搞不清楚狀況,一般來說這種形狀的卵是孵不出來這個的吧?


十九

「那是隻雞吧?」莊周非常呆滯。「我雖然沒吃過雞,也看過別人養,這是雞吧老惠。」

「⋯⋯⋯對,這是雞。」黃澄澄毛茸茸的一團,絕對是孵出來後被母雞弄乾爽了的小雞。

⋯⋯⋯乾爽??

「你們兩個快點過來把他弄出去!!!我們兩隻魚要撐不住了!!!」這是漢斯的咆哮。

「阿周老惠快點啊!!我鰭短水打不動了!!」這是省略的慘叫。

惠施趕緊把兩隻魚頂著的小小雞捧起,兩隻魚如釋重負的緩緩下沉休息。

「這真的是雞耶。我們放下去的不是鮭魚子嗎?」莊周湊近看著那團黃毛絨。

「我們放下去的應該就是鮭魚子啊⋯⋯⋯⋯」惠施難得困惑,在情報完全不足的情況下,這不是靠能搞出名家的腦袋就能解決的。

「那個⋯⋯⋯不是⋯⋯⋯鮭魚子。」省略用生命提供著情報。

「那是一隻⋯⋯⋯鯤。」這是漢斯的生命殘響。

「⋯⋯鯤?老惠你知道是啥嗎?」「⋯⋯記得這個詞的解釋應該是魚子的統稱。」「這不管怎麼看都不像魚子吧?」

「這當然不是魚子。他是鯤。」漢斯鄙視人類的大腦,太可憐了這種低等生物。

「鯤不就是魚苗嗎?」莊周覺得鬼打牆。

「鯤在特定時指的是他。」省略的氣終於喘勻了。

「北溟有鲲,大不知幾千里,化而為鹏。鹏之背,不知幾千里也。」漢斯道。


二十

「⋯⋯你剛剛說的那串是,在解說我手上的這隻雞嗎?」莊周從惠施手中接過那團黃毛絨,黃毛絨偏著頭盯著他看,眼中有著新生命對世界特有的好奇。

「不然你以為。」漢斯說,他已經學會不用眼皮的鄙視方法。

「不不不,等等,聽剛剛那段話,他不管是鯤還是鵬都至少要有個幾千里吧?這團不管怎麼看都沒有幾千里吧?」莊周覺得自己的心因為不間斷被鄙視而受創,但他還是好奇。

「以後就會有了,他才出生多久啊。阿周你是熱愛揠苗助長蠢蛋家長嗎?」省略有點無奈的,替對愚蠢的人類翻了個白眼就下沉的漢斯繼續解說。

「我以為他會先當一陣子魚苗。」惠施說。

「他有啊,大概十五秒前。」省略說。「然後就「碰」的一聲變成這樣了。」

「⋯⋯這是生物可以辦得到的事情嗎?」莊周把手上的鵬翻來翻去,試圖找出一點跟雞仔不一樣的地方。

「他不是就辦到了嗎?」省略一臉莫名的看著糾結的莊周。「這是鯤能做到的事。」不,現在該叫他鵬了。

「喔⋯⋯⋯喔⋯⋯⋯⋯」莊周還沈浸在大自然的奧妙中。

「⋯⋯⋯⋯這團黃毛還會變回魚嗎?」這是比較有建設性的惠施。

「會啊。啊,要變了。」省略說。

只見鵬在莊周手上發出七彩的光芒後,變成一條隨處可見平凡無奇的魚子。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