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羽曦

【戰國】北溟有魚(11~15+番外一)

#廢,很廢,沒有大綱沒有草稿,隨心所欲放飛自我。

#時空設定和銀魂差不多,白話文的意思就是,我爽最重要。

#可以覺得有腐成分,也可以堅持他們就是關係不一般的好友,文章寫出來就不屬於作者,怎麼解讀你爽就好。

#但我堅持他們是關係不一般的好友,這樣比較可愛((

#因為原本是LINE的簽名檔,故一篇不會超過500字。


--------------------------------------------------以下正文


十一

「是說,你們為什麼會出現在官道上的車轍裡啊?」雖然上次的回答被字數卡掉了,莊周依然不屈不撓地試圖在下一篇得到自己想要的,真不愧是死皮賴臉的莊周。

「嗯?噢。你問了省略對嗎?」漢斯抬起埋在報紙裡的魚眼睛,懶洋洋的說。

「是啊。⋯⋯⋯等等你怎麼知道你那個時候明明沒出場!!??」莊周驚恐。

「而且他岔開話題導致字數不夠對吧。」

「是啊。⋯⋯⋯等等你先回答我你為什麼會知道啊!!」

「天機不可洩漏,不然會被灌水泥沈進東京灣的。天公還會咬著萬寶路扶著腰帶似笑非笑的說『東京灣的水還涼著呢。』」

「這句話槽點太多我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了。」

「再說生命這種東西從來不是自己的,他屬於在乎你的所有人,所以我沒有摔碎的權利。」漢斯嚴肅而憂傷結束對話。

「⋯⋯⋯」

莊周正沈浸在嚴肅而憂傷的氣氛中,卻看到漢斯翻了下一頁娛樂版,上面斗大的標題寫著「驚爆!!衛國夫人與吳王合作原因並不單純」,副標題寫著「究竟是道德的淪喪還是宗法的消逝??!!國家的未來不用把關了早就壞了了!!」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真的嗎?」

「啥?」

「衛夫人跟吳王有不良關係嗎?!」

「有啊。」

「衛夫人!!」莊周淚奔。

漢斯想,是賄賂關係。但莊周已聽不見聲音。


十二

「是說老惠,你也差不多要走了吧?你家跟這邊的路程不算遠還是有段距離,斷烏之後挺危險的。」莊周看著兩條魚生無可戀,毅然決然轉向永遠不會無視自己的好友。

「你這是在關心我嗎?真難得。」惠施淡淡的笑著,道。手中不停的收拾莊子家散落一地的各種物什。

「可以這麼說吧。」莊周笑地像在濠梁之上,想到怎麼卑鄙的贏得辯論勝利時一般狡猾。

「那我就住下來了。」惠施終於把一大疊寫滿各式各樣寓言的竹簡分篇整理清楚,從袖中抽出一條髮繩將一頭半長不短的卷毛束緊,自然而然地走進廚房,開始準備晚飯。

「說時遲,那時真是遲了。省略和漢斯即使迅速試圖摀住雙眼,還是沒能逃過放閃的鬼門關。究竟這是上天的安排,還是兩個想吃鱖魚的哲學家試圖逼迫會說話的兩條鱖魚自殺的陰謀?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漢斯痛苦的壓著自己的眼睛。他祈禱百代以後的鱖魚能演化出眼瞼,或長到不需要扭曲身形就能摀住雙眼的鰭。

「高貴的我總是尋求著高貴的文學,但現在我只尋求一副墨鏡,或成為一隻瞎魚的可能性。」因鰭更短而根本摸不到眼睛的省略,甚至忘了計較漢斯八點檔式的結尾。


十三

「我們來談文學吧。」省略突然道。為了讓自己不受發光源影響,他想談他自己擅長的事情。

「不先談那硬的可以的轉折嗎?」同樣被攻擊的漢斯,依然謹守吐槽役的身分,真是一隻出色的魚。「再說這麼硬的轉折會暴露作者的江郎才盡吧?」漢斯是爛魚。「咦!」爛漢斯被作者翻臉的速度嚇到了。

「總之,文學就是斷句在怪地方的文章。」省略絲毫不受影響,繼續走自己的道路。「如我們所看到的,作者的名字後綴。明明只有三個字卻硬加了「,」,明明是後綴卻有「。」。這就是所謂文學。」

「你還真是毫不猶豫的把這個業界最黑暗的角落澆上汽油點亮啊。」爛漢斯佩服。水有些涼了,怕是要入秋了。

「剛剛那個『怕是要入秋了』也很不錯。」省略說。

「⋯⋯認真的嗎?」爛漢斯驚恐。

「嗯,在課本上出現一定會被要求用螢光筆畫線並在旁邊註記『顯示角色心境轉悲』。」省略拿出劇本劃上刺眼的粉色螢光筆。

「所以我的心境就這樣被隨便轉悲了啊?!」爛漢斯怒。

「這一切都是為了文學。」省略說。

「我已經不理解語言了。」漢斯有點無力。「所以,如果今天的結語是『七月,了,呢。』這種不知所云的句子,這就會是最文學的一集嗎?」

省略點頭。

「七月,了,呢。」漢斯放棄。


十四

「欸?又到我們了嗎?」剛準備好晚餐的惠施有些驚訝。他今天只做了幾個小菜,還以為做完飯會有時間稍稍放鬆一下。

「基於上次的更新有點無聊,我們就接棒了。」莊子說著會被作者攻擊的言論。莊子的腹部受到謎之攻擊。「嗚呃!!」

「呵呵呵呵。」惠施笑彎了眼。

「這不是該笑的時候吧!!」

「好啦好啦,快吃,要涼了。」轉移話題。

「好喔。喔喔喔!!!就這麼一點東西你也能搞出三菜一湯,不是我要說,你到底為了什麼學的名家。」莊周一邊狂塞食物一邊保持基本的口齒清晰損人。

今天的他依然是個充滿活力的混蛋呢。惠施想。雖然剛被劈棺的時候完全要死不活的,現在倒是可以在表面上維持原樣了。真是太好了。

畢竟裝著裝著就會變成真的。

「吃完就快去處理你那些沒啥邏輯的寓言吧。」

「他們充滿邏輯!!只是你那被世俗框架僵化的腦袋看不出來而已!!」能在嘴被塞滿的情況下清楚說出這一串的也就只有莊周了。

「這樣啊。明天就吃窩窩餅沾素肉醬吧。」

「別!!千萬別!!以自身智慧悠遊紅塵無往不利的名家大神惠施啊,你的心中有教條但你的腦從未被僵化。我的寓言半點屁邏輯都沒有,拜託別做窩窩餅沾素肉醬我受不了花椒那味!!」

聽著,惠施只是一哂,走出屋子擣衣去了。


十五(和八重複,但真不知道哪邊是對的了)

「我們就這樣被閃不是個辦法。」省略說。

「嗯。」漢斯表示。

「我們應改變現狀。」

「喔。」

「我覺得先從回到江海開始。」

「嘛。」

「為什麼你一直句點我啊!!」

「成熟的大人是不會為『被句點』這種小事生氣的。」

「真的嗎?!」

「但只有愚蠢的大人才會相信這種跳過推論導出結果的話。」

「咦?!」

「我說省略啊。」漢斯突然轉過頭用認真的語調道。「把你的故事告訴莊周那個人型垃圾吧。」

「咦!?」省略顯然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

「就是把在江海、涸轍中的故事告訴他,讓他記錄下來成為寓言。」漢斯循循善誘。「他的寓言你應該有聽惠施先生說過一部分吧。除了日常生活外,光憑想像的地方富有寓意又具有相當程度的不合理性,簡直是文學的教科書啊!!如果你的故事在裡面一定也能帶著桂冠登上文學的崑崙山的!」

「喔喔喔喔喔!!!」省略透過莊周為了讓他們能在屋子裏到處跑而架的竹管,泅到書几上的小魚缸。嘰嘰呱呱的跟莊周個話癆說話說的興致高昂。

「你跟省略說了什麼,看他們高興的。」本來一邊挑著菜一邊思考如何完善堅白論的惠施看著一人一魚,悄悄地湊到大水缸旁向漢斯搭話。

「沒什麼,只是我還不想離開這裡罷了。」漢斯回。


番外一(雖然沒有一章不像番外。)

「這魚燒的好啊!!外皮酥而不焦,魚皮魚肉不散,香濃而味足,端的是好手藝!!」莊周一邊吃著梁惠王賞的河鮮,一邊噴著口水稱讚。

「⋯⋯⋯」這是省略對口水沈默的抵制。

「⋯⋯⋯⋯⋯」這是漢斯對口水沈默的鄙視。

「噯,你們怎麼不吃呢?這魚好啊!」莊周繼續噴口水吃魚。

「⋯⋯⋯」那是鱖魚。省略繼續試圖用沈默抵制人類的白爛。

「⋯⋯⋯那是鱖魚,白癡。」漢斯毫不猶豫地鄙視人類的白爛。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莊周尷尬,但基於這魚死都死了不吃浪費糧食的邏輯,他還是把魚吃完了。

吃完飯,他提起裝著兩條魚的竹簍準備啟程回家。

「為什麼不在這裡過夜啊?」省略有點困惑。從梁國回到宋國雖然沒秦國到齊國遠,也要走上幾個月,莊周腳程慢,花了快半年才到這裡,卻只是在朝堂上說了篇充滿擬聲詞的寓言,吃了頓飯就要再次開始移動,實在詭異。

「嗯⋯⋯不過夜只是我討厭當廟堂龜甲,吾寧曳尾於塗中。」

「一如既往的怪譬喻。」「老用同一個譬喻的人沒有異性緣。」誰說哪一句顯而易見。

「再說,塗中有老惠啊。我想他的菜了。」莊周笑笑。

「漢斯,這份熟悉感⋯⋯」「熟悉的狗糧最對味。」但他們是魚,不想當狗。


-TBC-

评论

热度(5)